TYPOGRAPHY

   

ANNIHILATION IN DECAY


那是因为我还是一个少年[H.O.L.M][2004.5]

我20岁的晚上11点半的时候,跨过两条铁路,
看到赤膊的彪汉男人在黑暗中游荡。
然后我知道,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少年了。

记得那天也就是很久以前[H.O.L.M][2004.1]

徒走,照相,听歌。

[H.O.L.M][2003.10]

一次六天七夜的旅行,只开销了不到500RMB。
看到了向日葵和真正的蓝天。

曾经的·我的城市[H.O.L.M][2003.8]

那里是一个我曾经生活过六年的地方

小白·狗牌[H.O.L.M][2003.8]

“小白”是我的同学叫我的名字,因为他们都任何我这半年学傻了,因而很白(白痴),“狗牌”是我们的学生证,因为SARS最严重的时候到处都要查,所以总是挂在脖子上。

PDF存目[558kb.简体中文. A4 23页]

通化·白河·长白 行走日志[H.O.L.M][2003.7]

我不知道旅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

存目

H.O.L.M's first 1/2
freshwoman-year collected DIARY
[H.O.L.M][2003.1]

我的freshman-year是一个比高三更累并且累很多的经历

PDF存目[788kb.简体中文. A4 21页]

我的七月[klike][Aug 22, 2002]

那时的事情和心情
高中的回忆

CHM存目[576k.GB2312]

混沌的高二[klike][autumn in 2001]

2000年的夏天
有刺目的阳光
混沌的高二就此开始

CHM存目[142k.GB2312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