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大培 / Ta-Pei Cheng

  我所热爱的是寻找自然界的高明之处(即为所谓物理美学)并尝试把事情组合起来。这同样也是我喜欢写教科书的原因——收集不同的内容,以显示一个好的理论能把多少看似不相干的部分组合在一起。我同样很喜欢教书。教书这件事情我做得比较好,是因为我发现讲解明白是一件相当愉悦的事情,也因为我有能力与那些希望学习物理的青年学生心领神会。

徐一鸿 / Tony A. Zee

  当时我们家从香港移民巴西,我妈妈不知道我们到那边还会不会有学上,就买了很多书带上,其中有一本物理书。在船上(当时坐船从香港到巴西要50天,不像现在的年轻人做飞机一天就可以)我在读那本书,就对物理很感兴趣。

 

  这是《再见幻想》杂志蓄谋以久的科学类专访项目。我们希望做的,除了给所有向往科学的青年人多点一盏灯,还想通过与那些生活相对更单纯的人对话,来探讨理想和生活的意义。无论如何,学校的目的除了教授技术(科学可能永远也不能被成功“学习”),还可以使得青年人不必过早陷入谋生困境,而这其中的后一点,是和每一个青年人息息相关的。如果这个项目还能继续,它将被不定期地作为增刊编入《再见幻想》杂志中。整期杂志为中文和英文,其中所有内容的中文版本被严格保证,而英文版本只在某些情况下出现。作为《再见幻想》杂志的一贯特征,我们将尽量延续所有文本反版权的性质,以便最大程度上保证它们被简易地传播。

  本期杂志推出的是两位旅美华人理论物理学家的专访。访者的选择与整个项目最初倡导者的专业兴趣有关,但另外的原因是理论物理永远是我们窥视整个科学的绝佳窗口。我们尽量避免了过于专业的问题,以使得采访文本能够对尽量多看到它的青年人有益,但是同样的,我们也尝试努力保持采访的科学普倾向。

  再见幻想 | 在蜕变中湮灭出品 | www.gatherz.cn
  作为非专业访者的我们 | H.O.L.M + dk + 未来的你?
  anti-© 创造共用协定 | 署名-非商业用途-保持一致 | 请在此框架内对其进行传播